冰雪镇魂

找文

找一篇华武,似乎是道长中了什么药非常渴望和华仔的皮肤接触这样子……华仔发现不对了但是因为刚刚结缘没多久也不好说,于是道长给他倒茶,递过去的杯子是空的,道长只是想碰碰他的手。


找文

一篇邱蔡,梗是蔡蔡身上的软筋散要纯阳之体的男人一天被ri七次,持续七天才行,嗯嗯来给蔡蔡解毒后来开开心心在一起的故事……有看过的姑娘给我发一下网址吗……

给各位产粮太太一个大大拥抱

首先,占tag抱歉。
其次,向中秋突然多起来了的占tag吐槽的各位说说话。
写什么是作者的自由,看什么是读者的自由。你可以不喜欢甚至厌恶,但请学会尊重。
望各位澜巍姑娘安好,这是个很温柔的圈子,我关注它的时候也只有200+的参与,澜巍圈子在发展,可它不该变成这样。点进tag十篇有九篇在所谓的占tag,这是你们想要的澜巍吗?
最后,如题,给所有产粮的太太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我有故人抱剑去(上)

#私设云梦是萧疏寒那一辈的#
#所以不要问我为什么她和萧疏寒萧掌门很熟#
#我会告诉你我萧掌门的好感度是相见恨晚吗#
#私设明月山庄事件发生在20年前,不然香帅和原总的年纪……emmmm#
有一咪咪楚萧,看不惯的……就无视吧。
非常辣鸡的对话体,求轻嘲

叶秀明:师姐,欢迎回来。
云婉卿:(柔和一笑,无意识轻抚手中白玉箫)师妹,为我备个闭关室吧,我要闭生死关。
叶秀明(惊讶):生死关?师姐你……
云婉卿:(眉眼平和)去吧,我意已决。

一月后,出关。
原黑如鸦羽的长发,尽皆白如霜雪。
叶秀明:(震惊)师姐你这是……
云婉卿:心有执念,然,不悔。

叶秀明:师姐,你在桃源居……是在等人吗?
云婉卿:是。
云婉卿:等一个,也许一辈子也等不回来的人。
叶秀明:那为什么,还要等呢?
云婉卿:他说,要我等他回来,他还有话要对我说。
叶秀明:师姐……
云婉卿:我答应过他了,要等他回来。

小云梦(7岁):小道长你知道吗,止水居的云长老,随身带了一支箫呢。
小道长(9岁):随身?
小云梦(7岁):是啊,随身带着,很宝贝的样子。而且师姐有时候也会吹一曲,很好听的!有机会,我带你来听啊。
小道长(9岁):贫道还有课业……(看到小姑娘黯然的眼神迅速改口)好啊,我一定来听。

叶秀明:师姐,这箫……
云婉卿:故人所赠。

叶秀明:师姐,这么多年,你可有悔过于那人相逢?
云婉卿:不曾,此生若我有一件事绝对不会后悔,那一定是认识他。
叶秀明:即使他只将你当做挚友?
云婉卿:即使他只将我当做挚友。
云婉卿:秀秀,无论之于他我是怎样的位置,他对于我而言,从来独一无二。
云婉卿:(浅笑)这箫是他爹亲手给他做的,弱冠礼物。
他说,给我,若是我想他了,便去学学梅花三弄,我学会了,他也就回来见我了。

云婉卿:(箫声悠然而空灵,却在尾曲戛然而止。)许是我愚笨吧,这一首梅花三弄,到底吹不好。
小云梦(7岁):师姐明明做什么都很厉害啊,为什么会学不会一首曲子呢。
云婉卿:说好要教师姐的那个人,只教到这里啊。
小云梦(7岁):那他好坏啊,教人都不教完的。
云婉卿:不,他是这世上……待我最好的人。

小云梦(16岁):师姐,你……还在等吗……
云婉卿:……嗯。
小云梦(16岁):师姐为什么不试试放下呢……
云婉卿:医人者自戮,观梦者自苦。
云婉卿:我引导无数人放下执念,却终究还是放不下。师妹,情深不寿,慧极必伤。师姐,不希望你重蹈师姐的覆辙。
小云梦(16岁):师姐……
(身穿重阳套的身影出现在视线)
云婉卿:走吧,你的小道长来找你了。
小云梦(16岁):师姐再见啦!
云婉卿:(怔怔望着两个相扶而去的背影,无声叹息)

云梦瘟疫,武当道长前来帮忙,萧疏寒亦往
萧疏寒:(担忧)云姑娘,留香的伤怎样了?
云婉卿:(平静)香帅自是极好,只总偷跑这点,不大好。萧掌门若是不忙,可去寻香帅谈谈心,若是您的话,香帅定是会听的。
萧疏寒:(颦眉,叹息)贫道会去劝阻一二。
萧疏寒:(看向女子腰间的箫)云姑娘还在等。
云婉卿:(笑笑,眉眼柔和)他说他会回来陪我,我应了他要等他的,怎能失言。
云婉卿:(看向萧疏寒的白发)萧掌门,您等的人,回来了吗?
萧疏寒:故人,尚未归。
云婉卿:不悔?
萧疏寒:不悔。
萧疏寒:你呢,可曾悔过?
云婉卿:你我同样都在等一个再也不可能归来的人,你不悔,我自也不会。
#我有故人抱剑去,斩尽春风未肯归#
#然,陌上花开,君可缓缓归矣#

小云梦(19岁):(哀莫大于心死)你,当真要悟那无情大道?当真要……弃我于不顾?
小道长:(21岁)贫道乃出家之人,先前诸事,还请姑娘,放下吧。
小云梦(19岁):(怒极反笑)放下,好,你自己做的选择,今后可莫要后悔。
小道长(21岁):(轻摁心口)我……做错了吗?

一只辣鸡师姐和一只大佬师弟的图图……1551师弟超可爱!

求文,占tag抱歉QAQ有看过的请来帮帮忙啊,

emmmm就是一篇云梦女主心悦郑居和,后来云梦发生了一场瘟疫,武当那边郑道长带队来云梦帮忙,记得还有个很皮的华仔让郑道长吃醋来着。
各位少侠有看过的方便发一下吗QAQ

一方死亡梗(2)

We don't talk anymore.
耳机里Charlie还在唱着,夜却渐渐的黑了,像是画家用浓重的黑色颜料在天际轻轻一点,登时就晕染开来一片。
云沧海凝望着KFC窗外各色各样热闹的景象,手肘支在桌面双手撑头,惊艳的容颜吸引了周围的孩子们的注意,“那家伙真是的,还没有来啊。”他轻声嘟囔着,带着一点与他通身淡漠沉静的气度不符的抱怨。
今年他的妹妹心心念念的那套玩具终于出来了,本来跟某个人约好了要一个人吃两份儿童套餐,四套玩具全部归云沧海让他拿去哄妹妹。只不过他爽约了。少年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,起身去前台用一如既往沉静的嗓音询问他的儿童套餐怎么还没来。
「妈妈妈妈,你看那个好漂亮好漂亮的大哥哥,他为什么也要吃儿童套餐啊?」
云沧海回头一看,是一个大约两三岁的稚嫩孩子,牵着她妈妈的手,小脸上是不解的表情。年轻的母亲面露难色,云沧海蹲下去点了点他的鼻尖,温和的给了孩子一个笑容。
很快四套儿童套餐就摆在了桌子上,云沧海挑了挑,毫不客气的把四个玩具全部拿到了自己的包里。而那四套儿童套餐,他挑着捡着送给了两个孩子。
他们都有着不谙世事的,纯净的眼睛,毫不怀疑的选择相信这个世界。面对突如其来的礼物,眼睛里满满都是惊喜与像蜂蜜一样甜的化不开的快乐。
像很久很久以前的谁呢?
他顿了顿,大概是小妹吧,婉婉小时候,也总喜欢这么看着外面的世界。他微笑着,掩饰了因为心中略过的某个黑发的小男孩的身影产生的失落。
夜色渐浓。云沧海带着耳机走在街上。人群中忽的闪过一个高挑的黑发男子,他脚步一顿,下意识的张了张口,良久才抿了抿唇摇摇头,淡淡的笑了。
又幼稚了。
走走停停进了条寂静的小巷子,云沧海望着街角的自动贩卖机突然兴起了买几罐啤酒的念头。
还好,身上有几个硬币。云沧海把它全数投在了贩卖机里。叮叮当当的声音听起来悦耳极了,他笑了起来,蹲下去拾起落在下面的啤酒。
不是很熟练的拉开了拉环,也是,以前这种事,有个大傻子会替他通通做好的,哪有机会让他去熟练。云沧海仰头灌下一口,舔了舔唇瓣。好像很久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了。
喝光了把空罐收在了随身带的环保袋里,云沧海突发奇想的想把罐子摆成一个心形的样子,可是奈何空罐不够。他想了想,又踉踉跄跄跑回售卖机前买了几罐啤酒。拎着酒晃晃悠悠的走向了他曾再熟悉不过的那间屋子,原本整洁的屋子落满了灰尘,那些会奔到门口迎他的男人们……去哪了呢?
空罐渐渐多了起来,心形逐渐完整。他安安静静的摆着,酒气弥漫之中眼泪忽然止不住的掉下来。
「你看你看,KFC下个月要出这一套玩具诶。我们家婉婉最喜欢这些了,看到一定会很开心的,陪我去吃好不好?正好下个月16号是我们认识二十年的纪念日!」黑发的男子眼神晶亮又期盼,他们很久没有一起出去走走了。
「好啊,正好婉婉这个月底的手术,让她开心一下也好。」彼时他禁不住笑了出来,也好,陪着他出去走走也不错。
――当然,他不会承认他也有点期待久违的二人世界的。
那是谁啊。
他蹲在原地看着被摆成心形的空罐子安安静静的出神,良久又眨眨眼睛希望能像海绵一样再挤出一点眼泪,然后他清浅的笑了,站起身摇摇晃晃的离开了那所曾被他当做“家”的房子,背影孤单,孑然一身的模样。只留着一地被他踢碎的,摆成心脏的样子的空罐。
We don't love anymore.

清沧 一方死亡

没有前因后果,重度ooc,一方死亡。

元化清赶到的时候,云沧海还吊着最后一口气,静静的看着天空,眼神无悲无喜。本命法宝的遗骸散落在身侧,平日被视若珍宝的,由赤练尊上赐下的忘仙剑上也有着若冰裂纹般的伤痕。

丹田被洞穿的伤口骇人得紧。失血太多,他一扶他,便冗自沾满了全身。他是魔族,魔族,生来喜爱红色,然而此刻,他第一次觉得红色这般刺眼。

见到元化清来,他浅浅的笑了,是他不熟悉的,从未出现在风华绝代无心无情的灵云掌门身上的笑容,沉静如水,带着入骨的淡漠苍凉。

靠在元化清的怀里,云沧海把脸往他怀里的方向侧了侧,微睁着眼。

真好,他说。

然后便带着大口的血沫,再说不出话。

元化清扶着他的手微微颤抖,另一只手,却拼命的找着丹药,可他们一人为魔修一人为剑修,与他而言的灵丹妙药,至于云沧海,不过是加速他的死亡。魔界的归元法王眼神中带着极致的愠怒,“是谁?谁伤的你?!”

云沧海的情况极为危险,外伤尚且不论,伤及元婴,本命法宝受损,更因此被伤到了元神。最重要的是,元化清将目光转移到了他那双平静的眸子上,那双眼里没有光――他不想活着。

被抱在心上人怀里的云沧海柔和的笑着,轻轻摇了摇头。

――我曾经最大的梦想就是死在你手里。

――如今能死在你怀里,到也算是得偿所愿。

――我知我欠你的早已还不清了,所以我欠你的,我拿命还,可好?

怀里的人慢慢变凉,他没出声。

他素来是知道这个人的,活得平和如死水微澜,到如今,死的也从容不迫。

其实该恨的,恨他分明是男子却骗了他千年,恨他毁了魔族的大计甚至让魔族圣女都失了锐气,恨他……恨他在他跋山涉水而来之时,仍是若平日般的泰然自若云淡风轻。

可他最恨的,竟然是他的死去。

你怎么可以死呢?你还欠我千年的心头血,还欠我一个一见钟情的城妃,还欠我……还欠我一个,我等了千年的家啊……你怎么……你怎么能死呢……

――哥哥,我……又没有家了。

【求文】一篇很久以前的论坛体

很久以前的文了,柱斑全息网游,游戏以火影为背景,朱迪和斑爷都是顶级玩家,有一个片段是斑爷在一个人很多的地方开了仇杀到处杀人,然后朱迪就在世界频道上喊话说被斑杀一次就去他那里领一件装备,还有后来柱斑大战,朱迪开了最高痛感随便斑杀。真的很想知道是哪篇文啊有哪位知道的麻烦告诉一声。
还有另一篇文里,应该也是个论坛体,朱迪说世人谓我恋长安,其实只恋长安某,长安一人去,坐觉长安空。然后他和斑爷的ID是情侣ID,剑三背景,斑爷恶人转浩气,帮派名称叫木叶与火,另一个叫火与木叶

缺脑洞のNEET:

心在颤抖啊啊啊啊😭

喵仙驻扎在万事屋:

“我要讲的那个故事,从刀斧镇聚首开始,到江南细雨,雪山冰原。”


蓝衣白影,书生将军,火凤哑狼

或许还苦苦追寻着当年的迷题,在史书泛黄的边角触碰旧人的剪影

妖尊魔疯,二僧二邪

君不见,长安道,一回来,一回老

而我所见书中的少年——不论是否隔着百年的时光,都从未老去

他们在他们的那个盛世回首,笑着把过往的万千道伤口抛于脑后


龙图案的卷宗似乎永远不会减少,他们的旅途也就会一直继续下去

是把家国天下四个字捂在心口,江湖情意刻在剑上,化于烈酒

这就是我们想送给他们的,属于我们全部的爱和真心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好了文艺够了回归正题

上面的宣传文字都是清羽码的 @一条快要晒干的清羽 

我这个粗人心中的汤汤水水没办法用最深情的文字表述出来

总之一句话:做这个MAD爆肝耗时,我却不悔。

希望大家喜欢w


原曲:《长生诀》by 西瓜_JUN

翻唱感谢我的基友:荻荻——一个神隐的龙图粉